从总体上看,全球职业教育大致分为三个发展阶梯:第一阶梯主要集中在欠发达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主要把职业教育作为人的一种生存方式,以实现人的基本权利。第二阶梯主要是以新兴经济体为主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强调职业教育的国家生产功能,已经将职业教育作为产业升级和GDP增长的利器。第三阶梯集中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它们的共同特征是把职业教育从过去侧重于生产和经济功能向上提升到人的生活和发展功能,即通过职业教育来改善人的生活方式,增加人们生活选择的弹性和工作的流动性,使职业教育接近和回归到教育的本质。而在全球经济体中,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职教品牌也都几乎集中在发达国家和地区。笔者认为,排全球前列有如下五个品牌:


  第一是以德国、瑞士等欧盟国家为代表的“双元制”模式。这些国家所实行的“双元制”,最基本的“一元”是企业和行业,这“一元”早在职业学校诞生前就实行学徒制,后来由于企业学徒制已满足不了对产业技术工人大批量的需求,才将培养学徒的环节改由学校来完成,由此诞生另外“一元”——— 职业学校。行业和企业是职业教育的天然推动者和主动参与者。因此这些国家在职业教育的制度层面非常自然地明确了企业在“双元制”中应承担的责任。


  第二是新加坡模式。它是建立在精英教育模式基础之上的。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新加坡每个学生都需要经过四次分流。其中的第三次分流是初中毕业阶段,将经过测试把不适合就读高中的学生分流到工艺学院(中职学校)。第四次分流是高中毕业阶段,将不适合上综合性大学的学生分流到理工学院(专科学院)。新加坡不鼓励就读工艺学院和理工学院的学生再转轨去攻读综合性大学,因为精英教育模式是建基于从小学阶段就开始对人的智能测试和性向评价,其基本假设就是IQ高的人读高中,IQ低而具有其他智能优势的学生读职校。新加坡教育模式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一方面它根据人的智能发展规律来进行严格而有效的升学分流,真正做到不拉下任何一个孩子;另一方面是它建立了教学工厂模式,将企业环境真实地导入到教学环境之中,在学校就可实现教、学、做一体化。


  第三是美国模式。美国模式是典型的学校模式,它强调职业教育必须建基于人的全面发展。因此美国在小学、中学和高中阶段均开设有职业教育课程,学生在完成高中阶段教育后,接受全面的通识教育、具备了良好的公民素质,再进行升学分流。一般来说,职业教育体系有两类学校,一是进入以就业为目的的职业培训学校,二是进入社区学院。美国模式建基于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基础上,所以美国的职业教育既贯穿于学生从小学阶段开始到职业生涯全程,同时作为学历性职业教育,学生通过就读社区学院,可以凭社区学院的学分进入州立大学或其他综合性大学。很多草根阶层子弟通常都是先入读社区学院,然后升读本科大学三年级。美国的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是融为一体的。


  第四是澳大利亚模式。澳大利亚模式借鉴了德国“新学徒制”模式和美国模式,从小学到12年级均有导入职业教育的教学内容或课程,学生在高中阶段的11或12年级可选修职业教育课程,获得职业教育一级证书和二级证书,高中毕业后可进入TAFE体系(主体为TAFE学院)去修读三级、四级证书。就目前来看,TAFE学院已开设有本科课程和职业教育研究生课程,TAFE学院的毕业生也可通过修得的学分就读普通大学。澳大利亚模式的成功实施离不开三大支柱:一是培训包;二是质量评价体系;三是对培训机构的监管。这三个方面构成了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体系框架。澳大利亚模式传承了德国“双元制”的优势,澳大利亚本身就具有师徒制的优良传统,在TAFE体系当中,新学徒制就成为一个重要的基础。澳大利亚同时借鉴了美国模式的优点,同样是建立了终身教育的职业教育体系,从小学起就有职业教育课程,在高中后实施学历证书、技能证书、资格证书融为一体的TAFE证书体系,TAFE体系将以上几种证书整合到一起,成为全球独创。


 第五是台湾模式。台湾在初中后和高中后分别进行两次分流,初中毕业分流进入高级职业学校就读的学生大概占六成,其他四成学生就读普通高中,继而升入普通大学。初中后进入高级职校的毕业生近九成再升入技职体系的技术学院或者科技大学,而少部分学生高级职校毕业后进入就业领域。也有少部分初中毕业生升入5年制职业专科学校,专科毕业后也可选择就业,或再升入技术学院和科技大学的两年制本科,本科毕业后再就业。台湾已建立了连贯一体的技职教育体系,从高级职校到专科职业学校、本科技术学院和科技大学,学生可以在技职体系的科技大学中修得硕博士学位。因此台湾号称具有“世界最完整的职业教育体系”。


订阅我们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